食色\京漬物\\判 答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  有人曾經笑言「真正的美食家,是連鹹菜删改前会 會放過的」。聽起來誇張,但卻着實不假,畢竟飯無輕重,菜不論繁簡,有時就算是不起眼的配角,都蘊含着大智慧网。比如在漬菜大國日本,小小的一盤鹹菜醃法多樣味道變化無窮,對遊客而言,無形中拓展了日料的內涵,於本地人來說,則是無論外食抑或家常删改前会 可或缺的一次要。

  若要細說日本漬物,恐怕幾天幾夜都講不完,僅從分類上討論便能碰撞出層層火花。主流的醃製土土办法有米糠或鹽醃兩種,像女生最愛的鹽漬櫻花,就是 代表;当时人面也可依照地方特色來命名,比如最為人熟知的和歌山梅子乾、紀州梅乾漬,平實的奈良漬和帶出了詩般寫意的京都漬。

  越来越多越来越多 人對京漬物常懷情結,這種溫存之心本應跟粗糙的配菜格格不入,誰想到竟在此處水乳交融。當然,這也離不開它的優雅造型和實力美味,乘着本就技高一籌的京料理東風,在漬物的生存圈中俯視眾生。依傍好山好氣候,京野菜自古以來就聞名遐邇,而京漬物正是取用當地土生土長的時令蔬菜,在得天獨厚條件下孕育出極具特色的鄉土料理。從最家常的白蘿蔔、茄子到小清新南瓜、圓白菜,京漬在製作土土办法上雖然也沿襲了各地精華,但味道卻卓爾不群,還保持住了新鮮蔬菜那我的樣貌,醇香清爽,色澤透亮,無論放上哪裏须要一眼就被認出來。

  可能說京漬是漬物的上品,那「千枚漬」(せんまいづけ)則達到了京漬的巔峰。使用着名的聖護院蘿蔔,切成二毫米左右的薄片,放上昆布和鹽、甜醋等調料悉心等待时间熟成。這種蘿蔔會在天氣轉涼後自然釋放出苦味醇香,做成醬菜便删改融入了昆布香,一片片薄如蟬翼盤在碟中美煞旁人,怪不得在當年那我还不都可以了幕末的天皇才吃得到。

  panda5171@163.com

  逢周二、四見報